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暴風TV:依賴低價和融資,硬件拯救不了它

2019-06-20 14:35:52  來源:燃財經

燃財經

6月10日,9名暴風TV員工來到北京暴風集團總部,以拉橫幅的方式再次討薪。隨后,暴風集團發表聲明稱已督促暴風TV(暴風智能)積極面對、解決離職人員的相關問題。但其中一位討薪員工對表示,截至6月18日,欠薪問題依舊未能得到妥善處理。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今年4月,有媒體曝出暴風TV解散工作群,并以“自上而下”的形式通知,員工可自行選擇去留,留下來的員工可以入職“新公司”。5月20日,有大區員工接到暴風TV深圳總部的微信通知,宣布隊伍正式解散,后續的具體處理方案并未提到。

3天后,暴風集團發表了一則澄清公告,稱“暴風智能業務仍在正常經營,為優化結構、控制成本,暴風智能對行政、線下銷售等部門進行了調整,技術、產品運營等核心部門不受影響。”同時,“暴風智能已經搬離該地址,新的辦公地址已投入使用。”多位暴風TV員工向燃財經表示,這一說法并不準確,公司業務并沒有在正常運營,多數員工已經離開,只有幾個產品運營人員還留在北京辦公。

2018年年初,馮鑫提出“All for TV”戰略,將集團業務重點從“DT大娛樂”轉向互聯網電視。承載這一業務的正是暴風集團旗下子公司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均稱暴風TV)。

4月26日,暴風集團披露了2018年年報,營收同比下降41%,歸屬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為負10.9億元。暴風集團解釋,由于暴風智能受資金周轉影響,庫存備貨不足,收入有所下降。

這兩個月間,不停有員工討薪。第一批申請勞務仲裁的裁決書已經下發,裁決結果顯示,暴風TV需支付參與仲裁的27人(其中一批)被拖欠的工資及獎金。

從承載上市公司暴風集團的核心業務到“解散公司”,暴風TV經歷了什么?

燃財經

一位內部員工告訴,公司一直在靠低價策略參與市場競爭,且依賴外部融資。“領導層對資本市場盲目自信。”他認為,暴風TV的問題其實早有伏筆。

01

一場討薪風波

牽扯出三方受害者

今年4月,媒體曝出暴風TV欠薪一事。當時有員工對燃財經表示,公司已不再開展新業務,一部分員工已經離職,對于沒有離職的員工,公司也在協商“主動離職”,并答應給員工一張欠條。當時很多員工并不接受這一方式,不愿意主動提離職。

暴風TV給出的另一個解決方案是入職新公司。

據工商信息顯示,疑似新注冊公司的深圳暴風大耳朵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10日,另一家深圳你說我在科技有限公司也成立于今年4月。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目前這兩家公司都處于“簡易注銷”期。這兩家公司的法人均為劉蘋,內部員工表示,劉蘋是暴風TV線下銷售團隊所在公司的總經理。

據了解,暴風TV旗下共有三部分員工。深圳總部有一百多人,北京有近百人,剩余的兩百多人則分布在全國的22個大區。

大區員工對燃財經表示,從2018年10月開始,公司不再正常報銷,即使是自己墊付的部分也沒有報銷。而從12月開始,除報銷外的那部分工資也開始停止發放。根據一位深圳總部員工的描述,暴風TV2018年11月份發工資時間延遲了10天,且10月份應該發Q3季度的季度獎,但只發了底薪。

五險一金截止到2019年4月底。

據另一位員工提供的“協商一致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暴風TV為簽署協議的員工提供的

根據多位員工描述,暴風TV一直是以自上而下的方式進行傳達,沒有以公司名義發出解釋性郵件或書面文件。這也是多數員工不能理解的一點——為什么不在第一時間告知員工真實情況,把損失減到最小?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一位員工告訴燃財經,由于半年沒有發工資,他只能靠信用卡和網絡借貸支撐生活和房貸。多位員工對燃財經表達了同樣的境遇,很多員工都堅持到了5月才選擇離職,心里對暴風TV還抱有很大希望,認為公司可能會度過難關。

還有很多其他原因。比如欠薪期間,外界頻傳“吉利”很可能會投資暴風TV;在去年年末剛開始被欠薪時,員工也怕錯過年終獎和季度獎。無論為什么留下,公司“不真誠”的處理方式,讓他們感覺受到了傷害。

一位內部員工提到,他從去年10月就開始感覺到公司的異樣。當時暴風TV開始清理庫存,一些電視型號也不再生產,只生產賣的最好的一款40寸電視,并采用了預售方式,發貨周期在20天左右。

一位大區經銷商更早感知到了異樣。

從去年7、8月份開始,經銷商所看到的商品就都來自庫存,經銷商如果想要新產品,一律采用訂單制。同樣是付全額貨款,20天左右到貨。

在此期間,部分用戶也受到了影響。一則“關于暴風品牌服務政策調整的通知”中提到,“保內用戶認可收費維修的,必須用戶優先付全款到服務人員,才可進行維修,用戶不預付費的不予處理。”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則通知意味著暴風TV產品售后服務,從6月1日起全面調整為有償服務。與此同時,用戶要按第三方制定的價格進行維修。

據了解,暴風TV與第三方原本簽訂了售后維修服務合同,用戶購買的產品出現問題,整機1年免費維修,主要部件免費保修3年。在第三方完成維修訂單后,找暴風TV結算費用。

大區經銷商表示,第三方制定的價格可能高于此前簽訂的維修價格,因此很多用戶需要花更多維修成本。“我們一年銷售幾千臺電視,暴風TV不負責維修了,現在各種維修都得自己花錢找人。”從今年3月開始,這位經銷商自己墊付的維修費用已經有七八千元,同時暴風TV欠他的幾萬元返利也沒有兌現。

02

依賴低價和融資

暴風TV的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一位內部員工對燃財經表示,去年10月,公司拖欠了兩家服務商的服務費,以至于賬戶被凍結,發不出工資。同時,外部融資沒有及時進來。

暴風TV不僅依賴外部融資,還長期通過低價策略參與市場競爭,導致內部造血不足。

此后的幾個月,公司一直在嘗試融資。多位員工對燃財經提到,外界傳言吉利曾有意向投資暴風TV,但最終交易沒有達成。另一位員工表示,

2013年5月,樂視發布了第一款超級電視,隨后一大撥企業扎堆入場。除了海信、創維、TCL等傳統電視廠商,小米、微鯨、PPTV、風行等互聯網公司也開始進入電視領域。

2015年7月,暴風科技宣布與廣東奧飛動漫、海爾日日順等7家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名稱為深圳統帥創智家科技有限公司,由劉耀平出任CEO。

同年,這家公司被暴風集團收購,收購完成后公司更名為深圳暴風統帥科技有限公司,納入合并報表。2018年12月底,暴風TV又變更公司名稱為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首款產品即為暴風TV,因此外界習慣把暴風智能稱為暴風TV。據內部人士回憶,加入暴風TV以前,劉耀平曾任職創維,離開時帶了一部分老部下,組成了暴風TV的早期團隊。除此之外,初期還有一部分人來自海爾和康佳。

暴風TV早期存在創維系和康佳系兩個團隊摩擦的情況,公司到底是以產品為導向來策劃銷售,還是以銷售為導向來決定產品,并不明確。最后創維系占了主導,也加重了集權化。

另一方面,暴風TV長期用低價戰略參與互聯網電視的市場競爭。在一次采訪中,劉耀平提到,2015年12月開始售賣的暴風超體電視,三個月賣了五萬臺左右。銷量與其他互聯網電視玩家相比并不算高。根據樂視2015年公布的數據看,樂視TV當時每月的平均銷售量是25萬臺。一位電視領域的從業者評價,暴風TV當時也缺知名度和品牌辨識度。

當時,暴風TV把40寸電視定價成999元,這是暴風賣得最好的一款產品,卻一直處于虧損售賣狀態。有人算過賬,每臺的虧損額在300-400元之間。上述從業者告訴燃財經,由于BOM(物料清單)的價格不穩定,沒有企業端的采購數據,每臺的虧損其實很難計算。

當時樂視和暴風TV在電視上的補貼很嚴重,導致其他主機廠壓力很大。

但他表示,虧損確實存在。“電視現在的價格只有以前的一半,他們虧錢賣硬件,得像瑞幸一樣不斷燒錢才行。”這也增大了企業的融資壓力。

追溯原因,還有一些人將其歸結為戰略失誤。當時暴風TV還生產了一款65寸的人工智能電視,銷量并不好。經銷商表示,大部分消費者的觀念并沒有那么超前,這款售價7000多元的電視功能和質量并不輸其他品牌,但最后都變成了庫存。

據暴風集團2016年業績報告顯示,暴風電視發布1年后就達成了100萬臺的銷量,出貨量躍居互聯網電視行業的第二名,當年成長速度很快。很多分銷商對此表示可惜。

03

做工具起家的暴風

硬件拯救不了它

曾經是暴風集團希望的暴風TV,如今成了一顆燙手山芋。

暴風集團是暴風TV最大股東,持股22.6%。2018年年初,內外交困下,馮鑫提出了“All for TV”戰略,把智能電視作為核心業務。這一戰略變化被很多人看做是從“學習樂視”向“學習小米”的轉折。

暴風集團2015年在創業板上市,曾創下上市40天36個漲停板的“輝煌戰績”,股價從發行價7.14元暴漲至327.01元,市值一度逼近400億元。但之后,暴風一直被質疑,原因是盤子鋪的很大,卻沒有一項最出色的業務。2018年年初,馮鑫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公開反思,轉而模仿老同事雷軍的小米式打法。

暴風集團最早的業務是暴風影音,暴風影音屬于工具型應用,暴風集團需要通過硬件做高收入,因此在2015年,暴風集團瞄準了互聯網電視。

暴風集團在2018年的財報里提到,公司的營業收入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視頻(暴風影音)和互聯網電視(暴風電視)兩個板塊。其中,2018年度營業收入為 11.27億元,硬件收入貢獻了80%。

制圖 / 燃財經

制圖 / 燃財經

2018年,暴風在報告期內的總營收同比減少約41%,財報提到,主要系暴風智能受資金周轉影響,庫存備貨不足,收入有所下降。其次由于互聯網視頻行業競爭加劇,公司互聯網視頻業務營收也有所下降。

制圖 / 燃財經

制圖 / 燃財經

暴風集團的硬件商品主要為互聯網電視,2018年硬件收入同比下降約30%。財報解釋,主要是受互聯網行業的整體沖擊,融資渠道受限等原因,公司資金壓力較大,影響公司業務的發展,導致收入下降。

制圖 / 燃財經

制圖 / 燃財經

工具起家的公司可能會面臨相同問題。

除了暴風,美圖曾經也嘗試過從工具向硬件的商業化轉型,但轉型不理想。2018年8月,美圖公布了2018年半年財報,顯示其上半年營收是20.52億元,同比下滑5.9%,主要原因同樣來自智能硬件收入的持續下滑。之后,美圖放棄自營手機業務,與小米達成合作,把美圖手機的研發、生產、銷售全部交由小米負責。

截至2019年6月19日收盤,暴風集團的市值約為23億元。從4月19日被曝出欠薪的這兩個月間,暴風集團的股票跌幅已超過36%。與剛上市時的頂峰相比,暴風的市值已經縮水為當初的約1/20。

推薦閱讀

中國電競用戶突破3.5億 全球電競行業營收超10億美元

原標題 2019全球電競行業營收超10億美元,中國電競用戶突破3 5億來源界面新聞記者 林北辰6月20日,騰訊企鵝智庫發布了2019全球電競行業與 【詳細】

特斯拉發布車載《沙灘車競速2》游戲

6月19日消息 據特斯拉官方消息,特斯拉發布車載《沙灘車競速2》游戲,可使用方向盤進行控制。今天,特斯拉官方在推特上放出一段視頻,展示 【詳細】

整治校園貸亂象不能手軟

進一步完善監管制度設計,補牢制度圍墻,豐富針對大學生的金融服務產品,從源頭杜絕校園貸亂象產生近段時間以來,關于校園貸亂象的報道屢見 【詳細】

私家車變網約車 車主面臨拒賠風險

本報北京6月19日電(記者徐雋)有了網約車平臺后,不少私家車車主利用閑暇時間接單賺起了外快。私家車變身網約車,出了事故保險公司要不要賠? 【詳細】

Facebook敲定第一場監管聽證會

北京時間6月20日早間消息,據路透社報道,Facebook將在7月16日接受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的聽證,探討該公司不久前推出的全球數字貨幣。該委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决战世界杯援彩金 宝龙娱乐城18元体验金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三国杀online新国战 qq飞车手游刷钻石 天天炫斗御神子刷图 时时彩玩法介绍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 水晶裂谷闯关 快3开奖查询 多玩英雄联盟视频站 全民突击合作模式战力未达到要求 cf手游登入大厅失败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快 彩票精彩计划专家 千斤顶或更好1手投注 北京麻将基本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