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 > 正文

花樣誘貸、騙錢、P裸照 校園貸上岸亂象橫生

2019-06-19 09:25:00  來源:新京報

一些學生沒有想到,自己剛決心擺脫校園貸的圍城、準備清賬上岸,就要路過下一個陷阱。

經歷過一輪野蠻生長和嚴監管后,校園貸的魔力正在被降解,而走向清賬、上岸路上的學生群體似乎形成了新的需求與市場,相應的校園貸清賬上岸服務也隨之活躍。大額分期、通訊錄防爆、借條借款、招代理學徒……為了招攬生意,各種貸款經驗、上岸故事成了提供上岸服務群體的引流招數,而魚龍混雜背后,也暗藏著眾多陷阱。

專家表示,這種“上岸服務”基本上就是“以貸養貸”,不靠譜。切勿為了急于還清借款,而從一個坑掉到另一個坑。拆東墻補西墻永遠解決不了問題。

5月17日,上海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合規經營倡議書》,要求杜絕“套路貸”、“校園貸”、“現金貸”,堅持合理收費與規范催收。5月27日,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公告,即日起,新增“套路貸”、“校園貸”、“高利貸”投訴服務。

“清賬”路上遭遇“誘貸”

“怪我太貪婪”,聊到網賭背貸的經歷,于爽開始埋怨自己。此時已是凌晨1點鐘,天一亮,于爽還要繼續籌錢還賬。

他還記得,大一的時候,自己最先是在一家支付平臺上接觸到了消費分期和信用貸款。那時他還在經營一家淘寶店,每天能賺幾十塊錢。

后來,由于缺資金,他便在小米金融上申請了第一筆網絡貸款,計劃用分期的方式慢慢還。轉折在不經意間發生,他接觸到了網賭。在于爽眼中,這是惡夢的開始。

起初,于爽贏了很多,把所有的錢全還上了,但后來又慢慢地一步步陷入輸錢的境地。緊接著,他在網上遇到了說能做本地貸款的人。

于爽發覺,自己完全陷了進去,而他還是一位在讀大學生。“負債15萬左右,家里已經還不起了,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于爽數了數,現在還有8家平臺沒有還完,已經無法正常申請到貸款了。15萬元的負債,似乎是眼前填塞河道的一塊巨石,讓坐在船上的于爽既感到恐懼,又迫不及待想清賬“上岸”。

半個多月前,他在社交媒體上接觸到聲稱能提供學生貸款上岸服務的柳杰。

“清賬”、“上岸”是貸款社區交流時的高頻詞匯,一般“學生清賬”是指學生把貸款還完、遠離貸款。

“如果你說要上岸,我肯定首推清賬上岸”,柳杰通過社交媒體傳授自己的經驗。但于爽想知道,怎么清賬?在柳杰這里,他沒有找到滿意的答案。

柳杰發布的一條圖文寫道,“有需要的話大額分期、應急借條、信用卡以及各種提現都可以給你辦。”

“不靠譜”,于爽認為,柳杰所謂的上岸,只有先以貸養貸。

同樣找到柳杰的,還有大學期間接觸網貸、已工作一年的徐佳雯。

柳杰向徐佳雯提供了四種上岸方法,前兩種都指向再借的“以貸養貸”旋渦。其一是再給徐佳雯做大額貸款,收到賬(金額)20%的服務費;第二種方法是私借,做借條,頭兩次小額周息,之后是大額分期。

徐佳雯咨詢了借條私借的情況,“應該是有私人放款吧,得有社保公積金。你要是沒有,得交錢當學徒才可以借你,這個我覺得是個陷阱。”

“別信”,同樣詢問過柳杰如何上岸的趙鑫表示,這就跟“714”一樣。通俗意義上,“714高炮”指期限為7天或14天的高利息網絡貸款,包含高額的“砍頭息”及“逾期費用”,此前因央視曝光而備受關注。

新京報記者試圖向柳杰了解更多的細節,但未得到回復。

陷阱重重:騙錢、威脅、P裸照

除了誘貸的中介,學生群體試圖清賬的道路上,還有陷阱、騙局在不同的角落等候著。

和徐佳雯一樣,目前在讀大二的韓雪,也試圖通過網絡找到可靠的上岸途徑。不過,有兩次經歷讓她深覺自己受到了欺騙。

“說是私人貸,專門帶大學生上岸的,把你所有資料都拿到手了,然后告訴你要有保證金才能下款。然后各種忽悠,要是你不給保證金,他們不知道哪里來的裸照,P上我的身份證,說如果不給錢就把這些發給我身邊的人。”

韓雪說,自己第一次給他們轉了400元,但對方還一直威脅,說要打電話給家人、學校。不堪其擾的韓雪無奈將對方拉黑。

韓雪還接觸到另一個號稱做大學生清賬的王猛。

王猛說,在網貸APP上充值300元就可以有額度,并催促韓雪加快速度。“被騙過一次,我就沒理了。然后他就發各種威脅,但這次我沒轉錢。”在對話截圖中,王猛見韓雪沒有上套,便罵臟話并威脅韓雪會告知她家里,“你等著,我給你父母打電話,幫你坦白。”

“我現在都不理,不看”,韓雪的話語中有些無奈。

徐佳雯也遇到了一些套路。“有的知道你急用錢,你給了他資料,他后邊會有個套路就是,說下午幫你弄,這邊還有幾個排著隊,可以交兩百元幫你插隊辦理。你交了錢后,又有別的借口繼續套路你。”徐佳雯說,自己交了一次之后就不再打錢,后來沒有掉入陷阱。

韓雪總結了一個分辨是否有欺騙的小經驗,“只要錢(貸款)沒到你手,問你要錢的都是騙子。”

于爽認為,聲稱提供學生貸款上岸服務的人背后也是一個鏈條。“他們在網絡上發布信息,然后有人加他們時,他們簡單詢問一下情況,再推給另外一個人,然后再推,你才真正接觸到放款的人。沒有靠譜的。”

通訊錄防爆生意:不保證100%防爆

徐佳雯被告知的第三種上岸途徑叫“強制上岸”。按照柳杰的介紹,做強制上岸,后臺處理通訊錄的事情,下714(平臺)不用還,不會爆通訊錄,下款收50%的服務費。

“既然通訊錄被爆,個人信用從此也就無意義了”,貸款社區里經常出現類似的表達,而這句話也成了經營通訊錄防爆這門生意的人手中的一塊“廣告牌”。

在新浪微博等社交平臺上,活躍著一些提供通訊錄防爆服務的賬號。按照多位提供該項服務的人介紹,從714平臺借錢不會上征信,這些平臺本身也會因高利率等各種問題,簡單采用向用戶通訊錄聯系人曝光、間接催收的方式。一些人從714平臺借錢還分期平臺的賬單,心理上認同躲過了通訊錄被爆,就上岸了。

出于好奇,徐佳雯曾聯系過號稱專門做通訊錄防爆的Vivian,得知可以在逾期前兩天做防爆,一個平臺防爆的價格為300元,多個平臺有優惠。Vivian推薦的通訊錄防爆需要通過名為“易閃閃”的軟件操作。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網貸負債無法挽回的原因,保護親友的原因,勇敢邁出那一步,就能更早上岸”,在社交平臺上,Vivian發了一些博文,除了曬老客戶使用易閃閃后的反饋,也介紹自己陷入網貸的煎熬,以及如何接觸到通訊錄防爆和強制上岸的效果,這樣往往會吸引一些真實的借款者。“總結下來,714最兇也就是第一個月,不會超過兩個月,分期的會久一些。”Vivian說。

然而,所謂防爆的真實效果,除了推廣易閃閃的賬號外,鮮有網友在網上公開反饋。Vivian向記者表示,防爆做不到100%,但提前做能保證95%-98%,因為網貸時填寫的緊急聯系人防不了,而防爆由電腦操作,最遲要提前2-3天。

至于費用,Vivian說,300元防一個平臺,4個平臺打包1000元,費用需要在操作前交。

“交前期的費用,十有八九是騙子。網絡詐騙應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了”,徐佳雯無法辨別防爆系統的真假,于是沒有行動。

另一位易閃閃服務人員小希介紹的價格和Vivian一樣,如“大單”防70個平臺的優惠價為9800元。小希說,“你確定后,我才能把你轉交技術部,因為現在市面上有很多騙子打著我們的旗號騙人。具體操作由技術員后臺操作,你需要提供平臺名,通訊錄通話記錄等一些資料,(費用)由技術部那邊收取”。

通訊錄防爆“神器”真實性存疑

小希提供了一份名為“防爆必看”的文檔,上面介紹了防爆功能背后的原理:其稱易閃閃是新推出的通訊錄攔截軟件,主要針對用戶的通訊錄和通話詳單進行攔截防護。“易閃閃可以利用IP識別,在1-3秒內識別所有IP相同的詐騙電話、新注冊電話、網絡電話、虛擬小號、座機、短信、彩信等,并迅速將這些電話進行詐騙標記300次以上,達到運營商自動屏蔽的標準從而實現通訊錄防爆,最終幫助大家攔截通訊錄的其實是運營商。”

文檔解釋稱,運營商都有智能防騷擾功能,一般被標記過多的號碼會被運營商識別為高危電話,運營商會自動屏蔽這些高危電話。

不過,文檔中也提示,防爆效果無法達到百分百,漏攔截的情況也比較普遍。比如在還款日前一天防護,防爆率可達88%-90%,還款日的當天防護,防爆率可達78%-90%,這兩種都不建議。而逾期后防護,防爆率可達70%-78%,這樣的逾期單不操作。同時,緊急聯系人、106短信、閃信、400電話、95電話及短信無法攔截。

小希在社交平臺展示的易閃閃軟件頁面顯示,防護操作時需要輸入的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手機號、運營商密碼、手機IP、手機序列號和防護平臺名稱。

“我問了運營商朋友,告知沒有這種后臺功能,除非客戶去投訴并且后臺也會去檢查舉證”,長期從事征信服務的張帥認為,上述防爆操作中一部分有搜集信息的可能性,另外一部分宣傳通過運營商隱藏規則的,不太可能實現。

一位電信運營商的技術人員表示,這個模式有詐騙性質,其猜測原理是通過人工方式大規模標記催收電話,還是要借助運營商,本身沒有科技含量,但其間收集了用戶的信息。“為什么時間不同成功率不同呢?就是需要時間來大量標記,這和標記詐騙電話一個性質。”

張帥說,現在市面上大部分安卓手機都裝有如360、搜狗提供的手機號碼防護軟件,手機里來個電話,有些會被標記為推銷、詐騙等等。“比如說,他找了300個人,然后在兩分鐘或者三分鐘內把號碼上報給360平臺、搜狗平臺,在很多平臺標記成詐騙電話。然后,這號碼再次打給誰,都有可能會標記成詐騙電話,被自動攔截掉。這個是我猜測的一種可能的方式。”他表示,“三要素和運營商密碼是用來獲取用戶通話記錄的,我想象不到什么情況下會需要這個東西。這個錢有點兒收智商稅的感覺。”

據小希介紹,自己所在的公司是小豬金融工作室,易閃閃只是軟件的名字,工作室還有其他項目。小希展示的名片顯示,小豬金融工作室的地址位于湖南省長沙市芙蓉區。不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平臺及網絡搜索的結果中,均未出現這家工作室和背后的公司。

號稱招代理還網貸,先交6980元“學費”

除了通訊錄防爆,徐佳雯從柳杰那里了解到的第四種途徑是直接賺錢還。而在不同提供上岸服務的人口中,賺錢的途徑各有差異。

“收學徒,想上岸的也來,月入過萬,用收入還網貸成功上岸”,程翔在新浪微博上發了這條博文,并選擇了“大學生貸款那些事”、“專業貸款”等超話。在“大學生貸款那些事”這個超級話題下面,含有“收徒”、“上岸”、“學生清賬”、“防爆通訊錄”等字眼的博文充斥屏幕。

所謂的學徒又被程翔稱作代理,先要交一筆費用學習“技術”,然后再幫別人操作貸款并收取報酬。據程翔介紹,收學徒的一次性費用是6980元,會教怎么和客戶溝通,以及貸款的口子(泛指發放貸款的平臺),后期也會免費更新口子,學成之后賺的錢都是自己的。

當被問及這些口子是否包括網絡分期平臺、714高炮平臺時,程翔說,“什么口子都有。我們給別人貸款都是內部渠道,申請通過率高。能夠出師為別人貸款的代理,可以選擇線上遠程或者線下操作,一般可以收20%的費用,比如有10000元的貸款金額,就能賺2000元。”

“我們做高炮是收一半的(費用),就是說幫客戶做高炮是對半分,或者40點位”,程翔說,高炮可以不還,反正不上征信。

為了展示可信度,程翔拿出了兩份對話截圖,上面顯示著“信貸經理”和“客戶”的對話記錄,以及自己線上指導的“學員交流群”。除了代理,程翔還表示,招貸款中介和加盟商。“加盟就是提供場地,你提供人才過來做辦公室,成本比較高;中介沒技術,一個月有十單,才有錢,而且必須成功的客戶。”程翔說,中介做夠了十單提成兩個點,還不如自己會做。

韓雪接觸過所謂當學徒賺錢的情況,“他說給他1200,收我為徒,然后幫我清賬。我沒信,所以沒有弄。就是中介,叫你找需要貸款的人給他。”

最終的抉擇:坦白、協商、自己賺錢

問完柳杰的第二天,徐佳雯就向家人坦白了。

坦白之前,徐佳雯從多種途徑咨詢了如何清賬、上岸,最終得出一個結論,“沒什么可信的”。

和于爽一樣,她也是在上學期間先接觸到了消費分期。2017年底,在校外實習的徐佳雯為了購買相機,在分期樂平臺欠了第一筆錢。“不得不說,分期樂很神奇。我那時還是學生,身上什么錢都沒有,它給我批了一萬二的額度。”不過徐佳雯認為,分期樂這一類平臺相對較好的一點在于,要是提前還款,利息沒有那么高,其他的一次3000元、6000元借款的短期分期軟件就會有點坑。

除了分期樂,徐佳雯還在你我貸等六七個平臺上借過錢。據她回憶,前期有兩三個是大平臺,后期也有小平臺,都是為了“拆東墻補西墻”,最終累計3萬多欠款。“要靠我自己,真的是死翹翹了”。

4月30日,是徐佳雯內心很糾結的一天,這天她收到了柳杰的回應,也下決心坦白。“掙扎了一晚上”,徐佳雯記得,五一當天跟家人說自己無力償還欠款的經歷時,媽媽的情緒很激動。“我爸說,我之前不懂事,以后別再碰這種(貸款)了”。

徐佳雯最終還是倚靠父母的支援上了岸。家里幫忙一次性還清了貸款,徐佳雯打算每個月交給父母一部分錢。

向家里坦白,是徐佳雯左右嘗試后最終選擇的上岸途徑。

和徐佳雯相比,于爽的上岸之路更顯艱難與復雜。

今年2月份,于爽決定要清賬上岸,也向家里坦白了,得到家里的幫助還了幾萬塊錢貸款。“家里很生氣,說要和我斷絕關系,但還是幫我了。”

不過面對十幾萬元的待還余額和催債,于爽說,“關鍵是上不去了。”

韓雪不打算向父母說明自己現在的情況,而是用自己的生活費和兼職賺錢填補窟窿。“都是正常網貸平臺,(欠)一萬八左右。”為了籌夠還賬的錢,她一下課就去兼職,一個月可以掙得3000元的收入,還有2000元的生活費。

實際上,韓雪在一家平臺的欠款已經逾期,不過她和平臺做了協商,對方不會爆通訊錄,自己慢慢還本金、利息,以及逾期費。

關于學生校園貸清賬上岸這件事,韓雪覺得,只有不再去借,和家人坦白,還完注銷賬號,自己努力賺錢。

(注:文中采訪對象均為化名。)

專家:“切勿為了急于還貸,從一個坑掉到另一個坑”

償貸壓力下左右突圍的學生如何正確上岸?新京報記者采訪了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

“校園貸給學生帶來的負面影響仍歷歷在目,輕則欠下高額債務,備受煎熬,重則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甚至丟掉性命。欠錢就得還錢,為了還錢,也就是所謂的‘上岸’,學生們焦頭爛額。于是,這種急于‘上岸’的心理就造就了一些提供上岸服務的業務,應了那句‘哪里有市場,哪里就有買賣’。”肖颯認為,就目前看到的資料,“上岸服務”的質量和可信度存疑,無法保證可靠性。“必須要提醒大家,切勿為了急于還清借款,而從一個坑掉到另一個坑,最終只會害了自己。”

在肖颯看來,這種“上岸服務”基本上就是“以貸養貸”,不靠譜,甚至只是騙子騙錢的一個幌子。在“以貸養貸”的相關新聞中,一些年輕人選擇一個平臺借,用另一個平臺還,如此交替,維持表面風光的日常。而一旦其中一個平臺關閉,可能會慌不擇路走上不歸路;而如果是在非正規的平臺借款,借款會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最終身負巨額債務,憑一己之力根本無法償還。加上很多人剛開始怕家里人知道,都是硬撐,直到撐不住了才對家里人坦白,或者等家人知道后,很可能已經釀成悲劇。

“于是乎,‘上岸服務’的市場來了。可是細想一下,哪有那么多好心人平白無故的借錢給你去還錢呢?他們的目的是賺錢,如果一不小心,可能就撞了墻。拆東墻補西墻永遠解決不了問題,如果遇到在平臺借錢還不上的情況,最好的辦法就是及時止損,停止再借款,自己努力工作賺錢,盡量先還會被上征信的債務。千萬不要想著歪門邪道去補大窟窿,最后越補越大,得不償失。”肖颯說。

她建議,為了避免欠債的局面,學生要樹立正確的消費觀,要根據自己的經濟能力去消費。“為了購買昂貴的化妝品、包包、高檔的電子產品或者其他的東西,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最終把自己埋進一個大坑,等到后悔的時候早已來不及。如果類似的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么只有冷靜應對,借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利率超過36%的借款是不受法律保護的,不用償還。倘若在被催收過程中遇到了暴力、軟暴力等情況,可以選擇報警處理。總之,倡導理性消費,量力而行,警惕‘上岸’陷阱。”

新京報記者 陳鵬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付春愔

推薦閱讀

暴風股價詭異漲停?到底為什么?

這是繼6月13日之后,暴風集團漫漫下跌路中的第二次蹊蹺漲停,當天,暴風集團成交額達到1 2億元,換手率7 05%,6 5萬手買單封死漲停板,報收 【詳細】

一年兩度“雙11”有何用

過去的17天里,京東與阿里從不同層面秀肌肉證明自己對6·18大促的控場能力,拼多多半推半就地被拉入這場三國殺。其它線上平臺也不失時機地 【詳細】

三星李在镕:沒有誰能保證領跑10年

圖:三星電子公司副董事長李在镕6月17日消息,據韓聯社報道,三星電子公司周日表示,該公司副董事長李在镕(Lee Jae-yong)已呼吁公司高管們 【詳細】

拜訪拼多多后 格蘭仕在天貓平臺出現搜索異常

6月17日消息,今日中午格蘭仕在官方微博發布關于格蘭仕在天貓平臺出現搜索異常的聲明,稱自2019年5月28日拜訪拼多多以來,格蘭仕在天貓平臺 【詳細】

董明珠:格力愿接受社會監督

王珍董明珠表示,格力電器將打節能質量保護戰,格力電器在對外監督的同時,也愿意接受社會監督。6月17日下午,格力電器(000651 SZ)在珠海總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决战世界杯援彩金 急速赛车计划软件 千亿娱乐城最新网址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前三 体彩p5开奖283结果 天天酷跑齐天大圣炫装金丹能减 斗破苍穹漫画版 守望先锋dva指南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预测 6场半全场中奖条件是 武则天范冰冰 北京时时乐开奖频道 球球大作战内购免费版 使命召唤ol天命和死神 伯恩茅斯大学邮政编码 鬼屋登陆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29期